在文字的丛林里 穿梭着一朵会说话的云 ---围城居士杂感《白娘》
2013-5-3 16:37:08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在文字的丛林里
穿梭着一朵会说话的云
——谨以此文为说话的云之小说集《白娘》付梓发行而贺
杂感//围城居士

不巧得很,收到云寄来的小说集《白娘》后,单位里的工作也突然忙碌了起来,以至于紧赶慢赶,云的小说最终还是没能够在这2010的年末把它认真地读完。
但是,今夜,我突然想先把阅读小说集的事情放一放。散发着墨香的《白娘》既然已经无法在今年读完,那我就不再为读而读,刻意关注自己阅读的速度了。好的小说,就好像是味道醇厚的茶,要有时间、有心境、端坐下来,或借着静夜里温暖的灯,或迎着早晨刚刚浸窗的阳光从容悠然地品读。这样,才会在文字的引领下,在一路走来渐入佳境的过程中,如品茶一样细细体会和品味着作者隐之于文字当中的思想情感。
好在,云的小说,我在他的博客上也曾拜读过不少,虽然剩下一些来不及阅读,看看题目,翻翻内容,却也还可以回忆起一些故事的梗概。既然,我不想匆匆忙忙的作牛饮状,那就先把这几天阅读小说集《白娘》的一些感受写一写罢。这样做,一则,是为了给云的小说集出版添一些2010年年末的祝贺之音,二则,是因为捧着《白娘》细细地拜读了几日后,的确也有一些读书的感想想要一吐为快的缘由。
庆幸在博客里认识了说话的云博友!记得,与之初相识,是在四年前我刚刚在新浪开博的那些日子里。那时候,云还不唤云——是说话的风。
我曾经很好奇他这个名字,说话的风?风——也会说话么?我曾看着博客上的名字,一面在心里暗暗地诘问,一面却也为他这瑰丽的想象而心动。我还没有弄懂风到底会不会说话这个问题的时候,也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他又突然把说话的风改成了现在的‘说话的云’,而且,这一改便至今未变。
风或是云,全都是流动的介质。所不同的是,风对于我们来说是可知可觉但却无法看到的神秘;而那漫天的云彩,则只要你肯仰起头,你就一定能够看得到,它是具象的,是可以解读的,它的喜怒哀乐尽显于天空之中,这或者是其改名的缘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名字对于我们来说,不就是一个度世的符号么?不管是风也好,是云也罢,反正,在这风或者云的符号下,实实在在存在着的,是一位对文字有着执着情思的男人。而我,又偏偏喜欢这个执着于文字、徜徉于文字的人。他的文字平实朴素,他的思想放浪不羁,他的感情热切而真挚,倘若把文字比作森林的话,那么,他就是一朵穿梭在这文字丛林里的能说话的云——这就足够!
感谢上古的苍颉,若不是他老人家顶着鬼哭神泣的压力为我们创造出这些优美的文字,还真不敢想象我们要靠什么来淋漓尽致地表达自己这喜怒哀乐的情感与思想。自从有了文字,自从文字走入到寻常百姓之中,我们对他的依赖变得越来越严重,我们的生活,已经一刻也不能离开文字。常常有人问我,说:你都写些什么呢?写那些东西有用么?你怎么能够坚持得下来?每天,都有可写的么?这些问题,相信包括云在内的、许多执着于写作的朋友们都遭遇过。同时,我也还相信,这样的问题,搁在谁的面前,似乎也不可能得到一个明白清晰的答案。
但是,那些不入此道的人们哪里知道,文字对于它忠实的追随者来说,早已于无形之中和他的生命相融合。文字对于他们,首先是其表露情感,剖析自我,升华思想,记录人生的一种最有利的工具。他们在文字的世界里思考着、成长着,而且,我敢保证,他们的未来也一定是在文字的温暖与陪伴中悄悄地度过。至于说能够引得读者的共鸣与喝彩,那一定是一次次不期而遇的精彩碰撞。没有什么人可以预想着为获得什么样的碰撞与喝彩而著文。云的文字,当然也应该是这样。
我喜欢云的文字,首先在其朴实无华的语言,在其以这朴实无华的语言平和而又亲切的娓娓而谈。就譬如《白娘》这部小说集罢,它所包罗的文字,从头至尾,没有一句是以华丽词句的堆砌来迎合读者的。在这部小说集里,云一以贯之的风格,仍旧是平实的记叙。他把他的所思所想以及爱憎,他把他的欢喜与担忧,他把自己在生活的旅途上所看到的一些现象,就用这波澜不惊的文字慢慢道来,他好像一个坐在我们面前的、平和的朋友,只管把自己的见闻和意见亲切地说了出来,他或者已经有了自己的感悟和看法,但却并没有强迫人家认同什么。
他也不在意别人是否能够读得懂自己的文字,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心境,他所关心的是:自己在每一次的写作当中体会到些什么,参悟到些什么!这使得我们每一个读者,在捧卷阅读的时候可以时时刻刻地感受到他的儒雅。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故作高深对于真诚的喝彩或应和无动于衷的人,对于真挚的读者,云总是给予热情的回应。就说《白娘》的出版吧,尽管云做得很低调,我及一些云的忠实读者还是发现了他的蛛丝马迹,留言索书的时候,云说他的书是只赠不卖!就这简短的四个字,你就可以从中窥见他的热情和友谊。这正所谓是文如其人,文章淡定从容的他,在做人上即不失热情又绝不优柔做作。
我喜欢云的文字,还在他于朴实无华的叙述之中,常常意想不到地挥洒出一片片绚丽多姿的颜色来。有许多初习写作的人,往往会陷入到这样一个误区,以为好的文章必须要倚靠华丽的词句来衬托才行。这是天大的误会,就我自己的体会来说,我以为,我们的文字其实并没有什么华丽与卑微之分,每一个汉字其实都是一个生动的个体,只不过,你它单独放在一边的时候,它是沉睡着的,它在沉睡中蛰伏不动,它让你误以为是个没有华彩的四方块。但是,倘若你有心,你用这真诚的心把它们有序地排列起来,它们便都是闪亮的星星,它们一样也可以演绎出绚烂的华章。不信?且看云小说集里《爷爷的爱情》一篇中的描写,他说:
“那个冬天,整个红石林充满了喜悦的颜色,红红的石头,红红的雨,红红的新娘,红红的爱情……”
没有什么惊人的词语,就这么几个红的迭字运用,便为我们呈现出一片略带一些野性的、然而却是热情奔放又不失温婉细腻的爱情场面。这便是云的独到之处,以平凡的字眼带出不平凡的景象来,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云驾驭与组织语言的能力。
云在小说集中,人物的对话设计同样也秉承了这样的风格。譬如,他在《雨虹》一篇中,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的对话中这样说:‘
“为什么要叫雨虹而不是彩虹、霓虹?”
“新雨后的天空干净……”
这样的对话,用字用句依然平实,却一下子将作品中人物的灵性表现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等等等等,小说集中,这样的遣词造句的例子真是太多太多了,读者阅读的时候,感觉作者似乎并没有怎样用心,然而,谁又能知道,这大巧似拙的笔触之下,又隐匿着作者怎样的情怀?
云就这样,坚持着自己平易近人却又绝不说教的侃侃而谈,在慢慢的叙述之中,把他的思想体验与世俗见闻一一呈现出来,让读者在愉快阅读的同时自觉自愿地思考,在思考之后又悄悄地升华自我。他对于文字的掌控,真的是犹如丛林里穿梭着的、一片会说话的云!
当然,小说若要引人入胜,单单靠掌控文字的功力也还远远不够!在接到云的赠书之时,我曾在QQ上给他发了个消息告诉他书已经收到。云回复说此小说集曾获当地举办的丁玲文学三等奖。为云高兴之余,我并不奇怪他怎么能得到这样的殊荣。因为,在我看来,云早已就是一个成熟的小说作家,他能够获此荣耀,完全是因为他具备了一个小说作者所具备的素质。
一个好的小说作者,其具体的表现就是要拥有成熟而又经得住读者考验的小说作品。云这个小说集就是这样的作品集成。
小说对于社会的功用,其实就在它要真实而且是忠实地反映当时的社会情况,小说作者最容易也是最忌讳犯的错误就是陷入到空洞僵硬的说教当中。云,成功地避免了这些。
譬如他的《雨虹》一篇,讲得是网恋的故事,但他并没有以自己的观点去引导读者,他只是把那样一个场景,即故事的主人公郑卫放下自己的家庭毅然赴一个阴错阳差等待了十年之久的约会呈现给读者,在读者还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戛然而止,留下一个空间让大家去自由想象而不做评判。
譬如他的《纸飞机》描写得是一个现实中的、所谓正统的男人与一个风尘女的爱恋,虽然故事是以那个曾做过小姐的女孩霞的消失为结局,但这也是公正客观地反映了现实的情况,非但如此,它还悄悄地把一个社会关注的问题:即一个曾经沦落的女人有没有可以改正并重新做人的机会,有没有获得正常人爱情的问题留给了大家思考,而故事自始至终,我们依然没有看到作者的主观意见。
譬如他的《突破禁区》一书,描写得是办公室滋生的一夜情,他以一场精彩的蓝球赛事将故事的主人公李修与吉曼云的婚外情勾勒得栩栩如生却依旧不做主观的评定!
好了,我不再一一例举,在这本小说集里,类似这样的作品真的是比比皆是。这就是为什么云的小说耐人寻味的地方。我们读他的小说集,不象是在上课,更不是被人强制着洗脑,而是在阅读之中自觉不自觉地参与其中,仿佛,我们就是其中的一员,仿佛,那些故事里发生的事情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亲历并且会不由自主地思考着假如自己遇见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于是,小说的功用便在这无声无息之中全面地发挥了出来。
云的小说还有着非同一般的、浪漫的想象力!这和他平实的写作风格并不冲突。他的《白娘》一篇就是这样的小说,他在小说中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那场大饥荒中,一个小伙子回村报告领到救济粮却又在半途受伤昏迷被救时的一场梦展开故事,最后,经历了十五年的等待与寻找,主人公终于通过一本晚唐逸事印证了那个看似虚幻的、跨世的爱情故事,印证了千百年前的一个贞节烈女白娘的真实存在。
这篇小说,有聊斋的诡异,然而却绝没有聊斋的凄婉,虽然,读罢掩卷,带给我们的依旧是淡淡的忧伤,但这忧伤之后,更多的是让我们对那白娘的敬仰,是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此诚所谓哀而不伤也!这篇小说,被云拿来做了小说集的书名,可以想见,它一定是云最为得意的佳作!也一定是云特意为我们指出的、一条可以进入《白娘》这丛茂密森林的山间小径,延着它走入小说集《白娘》,你会看到这样的奇景:在文字的丛林里,穿梭着一朵会说话的云!

2010年12月31日星期五